喻熠-卧槽到铂金三了

没有刀,只有糖

想谈一场啰里八嗦的恋爱。
累了困了饿了通通告诉你,冷了热了哭了都说给你听。每天动不动都想你,嘴边一不小心就是你的名字。你总是不分时辰不分场合从心底儿里钻出来,想把你压下去却又狠不下心。故意留个心眼想要摸清你的作息时间,在深夜或者你不在的时候把我的喜欢都讲给你听。说的时候毫不顾忌,直到你看见了又是脸红心跳,羞的不知如何是好。忍耐力差也许是个毛病,等你不在了又藏不住爱意。清晨睁开眼睛先摸起身旁手机向你问安,深更闭上眼睛前又想着打开手机给你发晚安。缩在被子里盯着屏幕的光发呆,刺的眼睛不住流泪也不管。眼泪流就流吧,想你想的睡不着麻烦就大了。
想穿过屏幕去找到你,懒懒的窝在你怀里唱着跑调的歌。拉着你穿上不怎么好看的情侣衫跑进呼呼开着冷气的商场里瞎转。回来的时候提着大包小包在街上乱跑,过马路时固执的踩着斑马线的白条。被交警骂了就学小学生们乖乖的过马路,最好手边能有红领巾和小黄旗。吃过晚饭一起瘫在沙发上开黑,我故意打的很坑,被队友骂了的话你帮我怼回去。或者放碟片,最好是那种黑白的老电影,关上所有灯光,再打一碗奶油,洗几只草莓,在昏暗的房间里伴着电视机闪烁的光和音质粗糙的配音交换一个裹着奶油味和冰镇草莓味的吻。



我实在是喜欢你喜欢的紧。

有志青年被拐记-2

哇我真的把二写出来了。
这次画风貌似更加不对。
张良有女朋友!女朋友!
没错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我!
张良写的真的是...ooc
顺带提前预个雷,下篇带云亮玩
————————————————————
       韩信的眼神闪闪发光,看着刘邦都能蹦出来小星星。

       哇——跟着这种大佬混,哪天飞黄腾达的可就是我韩信了。

       韩信的思绪完全被未来的美好景象带着来了一场马拉松,不知道拐哪了。直到电梯的提示音想起,韩信像是被人电了一下回过神来。

       啊…这手的触感真不错。

       等等!韩信反应过来,脸上烧起来了。刘邦大概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拉着他的手出了电梯。
       啊。要熟透了。

       这个小高层是一层只有两户,宽敞的很。刘邦终于放开了他的手。韩信红着脸严肃的站在刘邦身边一动不动,腰板挺直。
      刘邦瞟了一眼韩信,没忍住笑了出来 。

“您这站军姿呢?”

       韩信有些窘迫,一下子慌了神,想要挪一挪缓解尴尬。哪想到一下没站稳,等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要和地面来一个百米冲刺了。心中暗骂自己丢死人了,又偷偷祈祷着房主dalao不要看到他这幅蠢样嫌弃他。
        一只手揽过他的腰,用力收紧,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反倒是撞上了一个坚硬有弹性的东西。

       韩信懵了,下意识的往那边凑了凑。
       一声咔啦声,对面的门开了。张良看着刘邦怀中搂着一个少年,少年眼神迷离,刘邦脸上是温柔的笑。

       张良推了推自己约会装逼用的单片眼睛,他开口用公式化的嗓音说到。
       “楼道内禁止发情。”
       顺手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体贴的带上了门。

        嘿嘿嘿这下又能威胁刘邦加工资了。张良丝毫不顾自己崩了人设。毕竟在张良二十几年的人生中,养老婆排第二,赚钱排第三,赚钱养老婆当然就是人生的究极奥义。

         韩信听到熟悉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顾不得自己还在刘邦怀里,一手揽过刘邦的肩膀把自己撑起来站稳。
飞速冲到张良门口踹门。

       “开门那!张良你开门那!有本事跑路没本事开门那!”

       张良被吵的气崩了。带着被人踹门的怨念张·一定要把韩信揍趴下·良拿着扫把打开了门。文化人当然就是不一样,即使是这样张良开门的时候也是和善的微笑。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真的是在心里,而不是写在脸上了。还是那种特大加粗的黑体字。对于张良韩信从高中就摸了个彻彻底底。咋对付啊。跟他比聪明是不行的,也精不过年级第一张良大佬。但是他对傻人没辙啊,话中含义就当听不出来,心理活动一律忽略。

      于是韩信手动忽略张良的mmp,拍着张良的肩膀哈哈大笑。

      “诶呀张良你居然住这啊那咱俩可就是邻居了多关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咋还拿着扫把啊想来帮我打扫卫生是不是啊刘邦你看张良人多好啊哈哈哈。”

       好好好,好个屁,给他发工资的是我又不是你。

      看我被他坑穷了还怎么养你。

      刘邦腹诽道。但即使是这样毕竟韩信说的嘛该附和就附和嘛。

       “是啊是啊张良人可是不错呢,帮忙打扫卫生是吧来来来快请进啊。”赚好感度赚了打扫工这波可真是不算亏。

       张良脸上的mmp更大更粗,隐藏在巨大mmp下看不清五官。

        真的帮那俩傻崽子打扫了一下卫生然后累瘫的张良表示

       刘邦,他怕是只猪。

       打扫完卫生的张良瘫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韩信刘邦说话。韩信在沙发上正襟危坐,刘邦则坐在韩信旁边试图借着勾肩搭背的名义吃豆腐。
       韩信试图推开在自己腰上乱摸的手,屡次无效后打算提醒下正主刘邦。他刚要开口就对上刘邦无辜的眼神。

       算了吧这可能是人家表示友好的方式嘛摸俩下又不会少块肉而且还挺舒服。

      然后理所应当的瘫在刘邦肩上。


坐在他俩对面的张良推了推眼镜嘴角翘起弧度。柔软的薄唇轻启

“你们要搞基滚远点。”


刘邦轻笑。
“这是我家。”


       张良深吸一口气开始撸袖子。扯着刘邦的紫毛让刘邦那张俊脸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然后左右开弓“砰!嗖!啪!”把刘邦打了个鼻青脸肿。边打边喊
       “狗刘邦我帮你打扫卫生你翻脸就敢赶我啊是我张良拿不动狗链了还是你刘邦飘了?公司的企划你自己写去吧我要是帮你一个字”
       张良不屑的轻哼。
       “我就把我这头白发跟你一样染个gay紫。”
       出拳速度快到连韩信都没有看清楚张良这诡秘的手法就看到刘邦被扔到门口。

       韩信忍不住拍手叫好

       “张狗链就是厉害啊,这么多年还是宝刀未老啊哈哈哈…不对是愈发精奇了!”

       张良没理韩信那诡异的修辞。突然想起他们当年四个人在校园横行霸道,张良作为小团体里面看着最有文卷气的自然经常被找茬。当然无一例外都被张良教训的喊爸爸。说好的脑子担当呢!这个武力值也太逆天了!简直就是五星卡牌的加强版啊!从那以后两米宽的走到他们四个人并排走没人敢超道,除非在韩信头上来个跨栏。

      毕竟他最矮嘛。

       不过会不会被韩信的冲天马尾来个发交就说不定了。


       韩信看到刘邦像是不行了,赶忙把刘邦从地上扶起来,拉着刘邦坐到沙发上。
       “医药箱在哪啊邦哥?”
       “电视柜底下。”

       韩信着急忙慌的翻医药箱,找到后做到刘邦旁边拿着医用棉球给刘邦涂伤口。酒精带来的刺痛让刘邦倒吸一口凉气。韩信看到后更慌了,手上的动作更轻柔。

      “张狗链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呢你看多好的一张脸啊让你糟蹋了。”

       刘邦抓到了重点,抓住那只在给他涂药的手。勾起嘴角冲韩信眨了眨眼

“信信刚才说我好看?”

        韩信瞬间变种番茄人,这时他才发现他们两个的距离太近了。鼻息交汇。

       “小公主来电话啦小公主来电话啦,张良快接!”

       娇蛮的女生在房间里回荡着,看戏的张良愣了神,立马接了电话。

        只听见电话里的声音贯彻了整个屋子。

      “张良你个魂淡呜呜呜敢迟到我再也不理你了!你看看还有三分钟!”

      然后邦信二人就看见张良风一般的从眼前划过,边跑边喊到

“刘邦老子回来就把你打成九级伤残!”


韩信感叹着国家田径队又能多添一名颇具实力的队员了。

刘邦高声回到,故意加重了后三个字

“别啊张狗链!”



从张良远去的方向传来好像是墙裂的声音。





刘邦,活着不好吗。





有志青年被拐记-1

把以前写的长文都删掉啦。
质量差的不忍直视。
(虽然这篇也没有好到哪里)
极度ooc和傻白甜
邦信的日常撒糖
内含白鹊云亮,雷者慎入呀。
——————————————————
      十二月的北京城,算不上千里冰封,倒也有个万里雪飘。今年却是格外的冷。连下了几场大雪,大眼看去,倒和初春时节柳絮满城纷飞的景象有几分相像。地面上厚重的积雪一脚下去没过脚踝,可是苦恼了上班族,优质牛皮缝制的皮鞋委委屈屈的套上塑胶鞋套。

       深更便更是冷的刺骨。

       总有那么一两个街道,在无边的黑暗漫上天际时,伴着京城中间的故宫,街边映照出孤独的路灯,在城内闪烁。北京自然是有夜生活的,少归少,总也是有的。街边的小酒吧传出阿黛尔高昂的女声,时不时的在酒吧内传来不合时宜的哄笑吵闹声。
        一阵嬉闹声失去了酒吧隔音墙壁的遮掩,打破了街边的安静。一群人从酒吧钻出来,相互说着些什么。

         酒精麻痹了神经,逐渐侵蚀着韩信的意识。他一手揽过李白,另一手扯过张良,又踢了萧何一脚。萧何正要回身报复,却看见韩信左拥右抱不停傻笑,脸上是被酒精染上的红晕。
他看见韩信张了张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嗝分手。”
        李白也是有些醉意了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苦在离别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温柔。”
        滴酒未沾的张良迟疑了一会,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目光缱绻温柔,开口接了词。
         四个人围在一起,突然大笑了起来。
         萧何清了清嗓子,第一个开口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伴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相拥,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陌生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
四个人的声音重叠起来,一如几年前少不更事年少轻狂肆意妄为时。
       “朋友。”
最后两个字收声,身旁的高中同学们有的拿手机录音录像,有的趴在当年的好友怀中泣不成声。
      韩信稳了稳神。他没哭没笑没有反应,只是呆呆的抬头看着夜空。

北京的夜空没有星星。

       总归是有什么东西在高中那会落在校园里了。
         比如那年的肆意张狂,斗志昂扬,近在眼前又远隔千里的梦想,全都一丝不差的遗失在那年的校园里了。
意识被风刺的模糊。

        第二天韩信不出意料的是在宾馆醒过来的。头还是有些疼,韩信努力回想着昨夜的事。
        想不起来。韩信放弃了,把被子蒙在头上。

         啊——好烦。

       突然想起什么从被子里面窜出来拿起了手机。
          9:30。
       韩信大喊一声,瞬间蔫了。完了,全勤奖没了。
        韩信懊恼不已的扯着红色长发。突然他又拿起手机,发出一声欢呼。
星期日!周末!全勤奖还有!韩信心情瞬间开朗。手机里面还有条未知短信。

“from 李狗蛋
今天我要在家和鹊鹊过二人世界了我的信崽子~宾馆钱已付,好好休息吧。”

      韩信暗自唾弃了一下李白这种秀恩爱的行为。不过心里边还是挺高兴。

       韩信刚来北京时没地住。三环以内的房子想买是不可能,租金也得耗去大半工资。李白家里有钱,在北京三环小区里面有套房子。作为李白的同学和发小,韩信只用每月意思意思给李白做点饭帮忙做做家务就抵房租了。
       李白后来找了个小对象,男的,叫扁鹊。一来二去的弄得韩信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家小两口在房子里面过个二人世界多好啊。

       至少他不用每晚听着扁鹊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声感叹着世界冷漠无情物欲横流然后在对世界的绝望中睡去。

       韩信把想搬出去的想法给李白说了。李白倒是没什么不乐意,但他也清楚韩信什么个情况。三环以内住不起,五环开外上班太远。于是他答应着帮韩信看着点。
       韩信没什么期望,毕竟这年头哪有人不爱钱让他白住房子啊。当然除了李白。

       想到这韩信叹了口气,眼光幽怨的盯着发光的手机屏幕。
       有老婆就是好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老婆。
       你还想着要老婆呢,就一屌丝。 
       在内心深处嘲讽了自己一下,打算从宾馆了睡到中午再走。突然音乐铃声想起来,韩信翻了个白眼。这世道连觉都没法睡了。
      居然是李白的电话。大早上不和自家小老婆腻在一起给他打电话干嘛。

“歪李白?”

“我给你找到地了…我爸一…一朋友在xx小区….有…有个房子。说是不要钱…会做饭就行…诶小医生你的牙齿碰到了,轻点啊…嘶…”

       韩信有些尴尬,赶紧把电话挂上了。过了会李白又发了条短信。

       “给你定好时间去看房子了,今天下午三点过去,房主在小区门口接你。”

        他爸爸的朋友…应该年龄不小了。不要房租要求做饭好吃?这不就是妥妥的养姘头嘛。韩信陷入沉思。
        想了想该去还是得去,怎么说都不能再住李白家了。韩信坐在肯德基里用薯条戳着挤在空汉堡盒里的番茄酱。

        是时候英勇就义了。

        韩信站在小区门口,看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紧张的像个被老师提问的小学生。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怂。
  。   上方突然笼罩着一片阴影。他抬头看见一个染着骚包紫发的男人笑着看他。

          不得不说这人长得真好看。不说是玉树临风也算是英俊潇洒。
看着看着韩信就开始思考。你说怎么有人长得这么好看呢。
        刘邦也盯着韩信看。从外貌上说,韩信挺符合他对室友的标准。长腿细腰星眸剑目,看着赏心悦目的很。

         两个人对视了好长时间。

          “你叫什么?”

         韩信听到帅哥开口后发现自己盯着人人家那张俊脸看了好久,霎时脸通红。他低下头看着脚尖,咬着嘴唇,从牙缝中吐出两个字。

            “韩信。”

        那副样子,像极了犯了错被拎出教室罚站的小学生。
        可爱的紧。

       仿佛有一个托马斯霹雳无影回旋空气波狠狠地击中刘邦的心脏。他看着韩信柔软的发顶没忍住揉了一把。
看着韩信小动物受惊一般的眼神刘邦差点窒息。
       妈的可爱死了。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像是一个变态一样,刘邦强行止住了脸上将要浮现的奇怪笑容。他憋出一个标准的公式化笑容,对韩信伸出手。
       “刘邦,也许是你未来的房主,至少现在要先对你的厨艺把把关。”
       韩信怔怔的点了点头,握住那只手。

        居然不是个大叔啊。年纪轻轻就这么有钱,真是青年才俊。韩信想了想自己,在心底酸了一下。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刘邦拉着走了一路,慌忙的放开刘邦的手。

        “那个…刘先生。”
        刘邦歪过头看他。
       “不用叫我刘先生。刘邦就好。”
       “好的刘先生。为什么你要求室友会做饭就行?”

        这哪是找室友啊分明是找老婆。韩信在心底揶揄了一下,不过看起来这人好像对自己挺满意的…难不成性取向有问题?

        刘邦有些好笑的看着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韩信。
        “我不喜欢吃外卖。”
      “和姑娘一起住传出去名声不好。”
       韩信想了想,说的有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

我什么都没问这人怎么知道的!读心术吗!果然是dalao!

刘邦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韩信心中已经被归到了崇拜的人那一类。

初次试水瑞金——!
摸个鱼不要问我帽子去哪了我说被格瑞偷走了你们信吗

“我决定和喜欢的人告白了。”
铠告诉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很难过但是却摆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那祝你成功啦。”
“可是万一那个人不答应呢?”
“你这么好怎么会不答应你嘛。”
百里守约勉强笑了笑。




“守约我喜欢你,你看我这么好,一定会答应吧。”

打排位内心的感受就是人生总有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大天狗和妖狐在学英语。
大天狗突然凑过来问妖狐
“husband什么意思?我记不清了。”
“老公的意思。这你都记不清了”
“我怎么觉得好像是老婆。”
妖狐不满的噘嘴。
“老公!”
大天狗依旧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老婆!”

然后他们争论了一下午。

“雏儿我觉得你今天有些奇怪。”
刘邦目不转睛的盯着韩信。

韩信被看的有些脸红,不自然的咳嗽一声,问到
“马尾没扎好?”
“不是”刘邦开口否认









“怪好看的。”





扁鹊没事就喜欢逛逛空间转转说说。
看好多女孩子发一些买就嫁的说说他看着好看就转了,没放在心上。
几天后扁鹊收到了一个包裹
特别大
里面有所有他转过的东西
还附带一张纸条和一只钻戒
“信守承诺。——李白”

“有些事我很害怕去面对”

“但一想到你在身边就不怕了。”

铠抱着百里守约,头埋在守约的颈窝。

“不是因为你给我勇气啊什么之类的。”



“而是因为我最害怕的就是你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