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埋艳

小生活‖邦信

空间的写手挑战。
半甜不虐
邦信。
第一人称刘邦视角。

     我叫刘邦,是个盲人。其实我原来并不是看不见的。这一切源于一场事故。
      我10岁没有了父亲。那时父亲出差,中途遇上车祸,整辆车跌落山崖。这场事故对母亲打击非常大,使得母亲精神失常。我开始照顾整个家,每天做饭上学打扫为
卫生,照顾母亲。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并没有觉得累。
     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一辈子的。因为母亲还在,所以我还是很快乐的生活。大概是老天看我不顺眼吧,母亲在我14岁的时候开煤气自杀了。那天成群穿着制服的人挤进了我们的家。他们指指点点,记录着什么东西。而我当时直立在一旁,浑身发冷。母亲身上没有血迹,看起来就像睡着了。我怎么也想不通母亲这么就没气了。我看着他们带走了母亲的尸体,站在原地,一动都不动。我就这样站了一整夜,呆呆的盯着母亲躺着的地方。
      邻居家的伯伯看我可怜,带我去了火葬场,火化了母亲。我抱着精致的骨灰盒,里面装着我的母亲。
       可我还活着。
       我用着当时父亲死去的赔偿金,自己一个人生活着。一直到我上了大学。
       在大学里我遇到了我的爱人,韩信。他有着明艳的红色长发,自信张扬,像个小老虎。他是我的室友,从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对他有了意思。我经常偷拍他的照片,然后保存起来。有点变态,但我感觉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韩信喜欢吃零食,我就上网看网红推荐的零食,然后跑遍城中大小商店,都买回来。
我的机会来的挺出人意料的。有天晚上我们寝室一起出去喝酒,我和他都醉了。学校也进不去,就在外面住了个旅店。顺理成章一般,我们俩滚了床单,他在下。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吓死,韩信生气了不要紧,万一连朋友都当不了了,那可就太难挨了。
      “为什么?”这是韩信睁开眼看见我的第一句话。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不懂这什么意思。
“我问你,为什么要上我。”他坐起来。突然的,他掀开被子,双腿岔开坐在我的胯上。他缓缓的挪动着屁股,光滑的臀肉来回磨蹭着我的小兄弟。我的脑袋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但是小兄弟却反应的非常好。所以我立刻抛下了脑子把韩信按在床上又操了一顿。韩信并没有反抗。
       爽完了我把他抱在怀里,他有些累了,闭着眼靠着我的胳膊微微喘气,殷红的嘴唇看得我心痒痒。我亲了他一口,他抬起头看着我。然后他环住我的脖子,靠在我怀里。我听见他说“操都给你操过了,亲也亲过了,总不能不要我了吧。”听着他撒娇般的语气感觉我的整个人都像是被电流穿过。
     我的天,那时候他太可爱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想干一些不好的事。
       当情侣是很舒服的。吃饭睡觉压马路。韩信洗完头发我帮他吹,韩信不开心了我哄,把列表原来勾搭的一票妹子删干净,有找事的前女友就搂着韩信怼人顺便发波狗粮。和韩信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很舒坦。
      好了好了说正事儿。在我大三那年,同学开趴,我骑着自行车去的。那天下着大雨,路上有些滑,雨打在脸上,眼睛有些睁不开。突然一到亮光从我身侧出现,然后一阵剧痛,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几天过后,我从睡眠中醒过来。我动了动手指,却听见了韩信的惊呼。我想睁开眼睛看看韩信,可我睁开眼睛后,眼前却还是一片黑暗。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看不见了。医生告诉我说,我的眼睛应该是一辈子都看不见了。我很难过,非常非常的难受。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天空了,我看不见花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看不见韩信了,我看不见他的长发了,看不见他的笑了。
      我紧紧的抓住韩信的手。
      韩信抱住了我,像安抚孩子一样轻拍着我的后背。我环住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肩上,悄无声息的流泪。
韩信说,“没事,刘邦。大不了我以后养你照顾你。”
        “这样也好,以后你就看不见别人,就不会离开我了。”
        韩信真的是太可爱太可爱了。说真的当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会暗了。韩信太可爱了。
       后来我们两个买了两套房子,一个我们住,另一个就在楼下,是一个门头房。我们开了一家花店,每天我负责看看花店,养养花,招呼客人。
      店里的花开的格外的好。
      韩信在外面上班,每天早上起来上班,中午回家给我做点饭,下午继续上班,晚上回家做饭陪我。韩信在公司混的不错,当了个经理。花店的生意也相当好,我们两个人的生活过得幸福甜蜜。嘘,小声点说,闭着眼睛操他其实更刺激的。
       你看你看,老天还是好的。我没了爸,没了妈,没了眼睛,可是我有了韩信啊。韩信与我来说大概就如同空气一般无法缺少也无法取代吧。
        悄悄告诉你们啊,我已经不是很能记清他的样子了。但是我记得他和他在一起所有的事情,记得他的气息,记得我们说过要永远在一起。

文笔超级烂。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