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埋艳

有志青年被拐记-1

把以前写的长文都删掉啦。
质量差的不忍直视。
(虽然这篇也没有好到哪里)
极度ooc和傻白甜
邦信的日常撒糖
内含白鹊云亮,雷者慎入呀。
——————————————————
      十二月的北京城,算不上千里冰封,倒也有个万里雪飘。今年却是格外的冷。连下了几场大雪,大眼看去,倒和初春时节柳絮满城纷飞的景象有几分相像。地面上厚重的积雪一脚下去没过脚踝,可是苦恼了上班族,优质牛皮缝制的皮鞋委委屈屈的套上塑胶鞋套。

       深更便更是冷的刺骨。

       总有那么一两个街道,在无边的黑暗漫上天际时,伴着京城中间的故宫,街边映照出孤独的路灯,在城内闪烁。北京自然是有夜生活的,少归少,总也是有的。街边的小酒吧传出阿黛尔高昂的女声,时不时的在酒吧内传来不合时宜的哄笑吵闹声。
        一阵嬉闹声失去了酒吧隔音墙壁的遮掩,打破了街边的安静。一群人从酒吧钻出来,相互说着些什么。

         酒精麻痹了神经,逐渐侵蚀着韩信的意识。他一手揽过李白,另一手扯过张良,又踢了萧何一脚。萧何正要回身报复,却看见韩信左拥右抱不停傻笑,脸上是被酒精染上的红晕。
他看见韩信张了张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嗝分手。”
        李白也是有些醉意了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苦在离别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温柔。”
        滴酒未沾的张良迟疑了一会,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目光缱绻温柔,开口接了词。
         四个人围在一起,突然大笑了起来。
         萧何清了清嗓子,第一个开口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伴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相拥,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陌生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
四个人的声音重叠起来,一如几年前少不更事年少轻狂肆意妄为时。
       “朋友。”
最后两个字收声,身旁的高中同学们有的拿手机录音录像,有的趴在当年的好友怀中泣不成声。
      韩信稳了稳神。他没哭没笑没有反应,只是呆呆的抬头看着夜空。

北京的夜空没有星星。

       总归是有什么东西在高中那会落在校园里了。
         比如那年的肆意张狂,斗志昂扬,近在眼前又远隔千里的梦想,全都一丝不差的遗失在那年的校园里了。
意识被风刺的模糊。

        第二天韩信不出意料的是在宾馆醒过来的。头还是有些疼,韩信努力回想着昨夜的事。
        想不起来。韩信放弃了,把被子蒙在头上。

         啊——好烦。

       突然想起什么从被子里面窜出来拿起了手机。
          9:30。
       韩信大喊一声,瞬间蔫了。完了,全勤奖没了。
        韩信懊恼不已的扯着红色长发。突然他又拿起手机,发出一声欢呼。
星期日!周末!全勤奖还有!韩信心情瞬间开朗。手机里面还有条未知短信。

“from 李狗蛋
今天我要在家和鹊鹊过二人世界了我的信崽子~宾馆钱已付,好好休息吧。”

      韩信暗自唾弃了一下李白这种秀恩爱的行为。不过心里边还是挺高兴。

       韩信刚来北京时没地住。三环以内的房子想买是不可能,租金也得耗去大半工资。李白家里有钱,在北京三环小区里面有套房子。作为李白的同学和发小,韩信只用每月意思意思给李白做点饭帮忙做做家务就抵房租了。
       李白后来找了个小对象,男的,叫扁鹊。一来二去的弄得韩信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家小两口在房子里面过个二人世界多好啊。

       至少他不用每晚听着扁鹊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声感叹着世界冷漠无情物欲横流然后在对世界的绝望中睡去。

       韩信把想搬出去的想法给李白说了。李白倒是没什么不乐意,但他也清楚韩信什么个情况。三环以内住不起,五环开外上班太远。于是他答应着帮韩信看着点。
       韩信没什么期望,毕竟这年头哪有人不爱钱让他白住房子啊。当然除了李白。

       想到这韩信叹了口气,眼光幽怨的盯着发光的手机屏幕。
       有老婆就是好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老婆。
       你还想着要老婆呢,就一屌丝。 
       在内心深处嘲讽了自己一下,打算从宾馆了睡到中午再走。突然音乐铃声想起来,韩信翻了个白眼。这世道连觉都没法睡了。
      居然是李白的电话。大早上不和自家小老婆腻在一起给他打电话干嘛。

“歪李白?”

“我给你找到地了…我爸一…一朋友在xx小区….有…有个房子。说是不要钱…会做饭就行…诶小医生你的牙齿碰到了,轻点啊…嘶…”

       韩信有些尴尬,赶紧把电话挂上了。过了会李白又发了条短信。

       “给你定好时间去看房子了,今天下午三点过去,房主在小区门口接你。”

        他爸爸的朋友…应该年龄不小了。不要房租要求做饭好吃?这不就是妥妥的养姘头嘛。韩信陷入沉思。
        想了想该去还是得去,怎么说都不能再住李白家了。韩信坐在肯德基里用薯条戳着挤在空汉堡盒里的番茄酱。

        是时候英勇就义了。

        韩信站在小区门口,看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紧张的像个被老师提问的小学生。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怂。
  。   上方突然笼罩着一片阴影。他抬头看见一个染着骚包紫发的男人笑着看他。

          不得不说这人长得真好看。不说是玉树临风也算是英俊潇洒。
看着看着韩信就开始思考。你说怎么有人长得这么好看呢。
        刘邦也盯着韩信看。从外貌上说,韩信挺符合他对室友的标准。长腿细腰星眸剑目,看着赏心悦目的很。

         两个人对视了好长时间。

          “你叫什么?”

         韩信听到帅哥开口后发现自己盯着人人家那张俊脸看了好久,霎时脸通红。他低下头看着脚尖,咬着嘴唇,从牙缝中吐出两个字。

            “韩信。”

        那副样子,像极了犯了错被拎出教室罚站的小学生。
        可爱的紧。

       仿佛有一个托马斯霹雳无影回旋空气波狠狠地击中刘邦的心脏。他看着韩信柔软的发顶没忍住揉了一把。
看着韩信小动物受惊一般的眼神刘邦差点窒息。
       妈的可爱死了。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像是一个变态一样,刘邦强行止住了脸上将要浮现的奇怪笑容。他憋出一个标准的公式化笑容,对韩信伸出手。
       “刘邦,也许是你未来的房主,至少现在要先对你的厨艺把把关。”
       韩信怔怔的点了点头,握住那只手。

        居然不是个大叔啊。年纪轻轻就这么有钱,真是青年才俊。韩信想了想自己,在心底酸了一下。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刘邦拉着走了一路,慌忙的放开刘邦的手。

        “那个…刘先生。”
        刘邦歪过头看他。
       “不用叫我刘先生。刘邦就好。”
       “好的刘先生。为什么你要求室友会做饭就行?”

        这哪是找室友啊分明是找老婆。韩信在心底揶揄了一下,不过看起来这人好像对自己挺满意的…难不成性取向有问题?

        刘邦有些好笑的看着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韩信。
        “我不喜欢吃外卖。”
      “和姑娘一起住传出去名声不好。”
       韩信想了想,说的有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

我什么都没问这人怎么知道的!读心术吗!果然是dalao!

刘邦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韩信心中已经被归到了崇拜的人那一类。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