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埋艳

有志青年被拐记-2

哇我真的把二写出来了。
这次画风貌似更加不对。
张良有女朋友!女朋友!
没错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我!
张良写的真的是...ooc
顺带提前预个雷,下篇带云亮玩
————————————————————
       韩信的眼神闪闪发光,看着刘邦都能蹦出来小星星。

       哇——跟着这种大佬混,哪天飞黄腾达的可就是我韩信了。

       韩信的思绪完全被未来的美好景象带着来了一场马拉松,不知道拐哪了。直到电梯的提示音想起,韩信像是被人电了一下回过神来。

       啊…这手的触感真不错。

       等等!韩信反应过来,脸上烧起来了。刘邦大概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拉着他的手出了电梯。
       啊。要熟透了。

       这个小高层是一层只有两户,宽敞的很。刘邦终于放开了他的手。韩信红着脸严肃的站在刘邦身边一动不动,腰板挺直。
      刘邦瞟了一眼韩信,没忍住笑了出来 。

“您这站军姿呢?”

       韩信有些窘迫,一下子慌了神,想要挪一挪缓解尴尬。哪想到一下没站稳,等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要和地面来一个百米冲刺了。心中暗骂自己丢死人了,又偷偷祈祷着房主dalao不要看到他这幅蠢样嫌弃他。
        一只手揽过他的腰,用力收紧,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反倒是撞上了一个坚硬有弹性的东西。

       韩信懵了,下意识的往那边凑了凑。
       一声咔啦声,对面的门开了。张良看着刘邦怀中搂着一个少年,少年眼神迷离,刘邦脸上是温柔的笑。

       张良推了推自己约会装逼用的单片眼睛,他开口用公式化的嗓音说到。
       “楼道内禁止发情。”
       顺手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体贴的带上了门。

        嘿嘿嘿这下又能威胁刘邦加工资了。张良丝毫不顾自己崩了人设。毕竟在张良二十几年的人生中,养老婆排第二,赚钱排第三,赚钱养老婆当然就是人生的究极奥义。

         韩信听到熟悉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顾不得自己还在刘邦怀里,一手揽过刘邦的肩膀把自己撑起来站稳。
飞速冲到张良门口踹门。

       “开门那!张良你开门那!有本事跑路没本事开门那!”

       张良被吵的气崩了。带着被人踹门的怨念张·一定要把韩信揍趴下·良拿着扫把打开了门。文化人当然就是不一样,即使是这样张良开门的时候也是和善的微笑。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真的是在心里,而不是写在脸上了。还是那种特大加粗的黑体字。对于张良韩信从高中就摸了个彻彻底底。咋对付啊。跟他比聪明是不行的,也精不过年级第一张良大佬。但是他对傻人没辙啊,话中含义就当听不出来,心理活动一律忽略。

      于是韩信手动忽略张良的mmp,拍着张良的肩膀哈哈大笑。

      “诶呀张良你居然住这啊那咱俩可就是邻居了多关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咋还拿着扫把啊想来帮我打扫卫生是不是啊刘邦你看张良人多好啊哈哈哈。”

       好好好,好个屁,给他发工资的是我又不是你。

      看我被他坑穷了还怎么养你。

      刘邦腹诽道。但即使是这样毕竟韩信说的嘛该附和就附和嘛。

       “是啊是啊张良人可是不错呢,帮忙打扫卫生是吧来来来快请进啊。”赚好感度赚了打扫工这波可真是不算亏。

       张良脸上的mmp更大更粗,隐藏在巨大mmp下看不清五官。

        真的帮那俩傻崽子打扫了一下卫生然后累瘫的张良表示

       刘邦,他怕是只猪。

       打扫完卫生的张良瘫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韩信刘邦说话。韩信在沙发上正襟危坐,刘邦则坐在韩信旁边试图借着勾肩搭背的名义吃豆腐。
       韩信试图推开在自己腰上乱摸的手,屡次无效后打算提醒下正主刘邦。他刚要开口就对上刘邦无辜的眼神。

       算了吧这可能是人家表示友好的方式嘛摸俩下又不会少块肉而且还挺舒服。

      然后理所应当的瘫在刘邦肩上。


坐在他俩对面的张良推了推眼镜嘴角翘起弧度。柔软的薄唇轻启

“你们要搞基滚远点。”


刘邦轻笑。
“这是我家。”


       张良深吸一口气开始撸袖子。扯着刘邦的紫毛让刘邦那张俊脸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然后左右开弓“砰!嗖!啪!”把刘邦打了个鼻青脸肿。边打边喊
       “狗刘邦我帮你打扫卫生你翻脸就敢赶我啊是我张良拿不动狗链了还是你刘邦飘了?公司的企划你自己写去吧我要是帮你一个字”
       张良不屑的轻哼。
       “我就把我这头白发跟你一样染个gay紫。”
       出拳速度快到连韩信都没有看清楚张良这诡秘的手法就看到刘邦被扔到门口。

       韩信忍不住拍手叫好

       “张狗链就是厉害啊,这么多年还是宝刀未老啊哈哈哈…不对是愈发精奇了!”

       张良没理韩信那诡异的修辞。突然想起他们当年四个人在校园横行霸道,张良作为小团体里面看着最有文卷气的自然经常被找茬。当然无一例外都被张良教训的喊爸爸。说好的脑子担当呢!这个武力值也太逆天了!简直就是五星卡牌的加强版啊!从那以后两米宽的走到他们四个人并排走没人敢超道,除非在韩信头上来个跨栏。

      毕竟他最矮嘛。

       不过会不会被韩信的冲天马尾来个发交就说不定了。


       韩信看到刘邦像是不行了,赶忙把刘邦从地上扶起来,拉着刘邦坐到沙发上。
       “医药箱在哪啊邦哥?”
       “电视柜底下。”

       韩信着急忙慌的翻医药箱,找到后做到刘邦旁边拿着医用棉球给刘邦涂伤口。酒精带来的刺痛让刘邦倒吸一口凉气。韩信看到后更慌了,手上的动作更轻柔。

      “张狗链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呢你看多好的一张脸啊让你糟蹋了。”

       刘邦抓到了重点,抓住那只在给他涂药的手。勾起嘴角冲韩信眨了眨眼

“信信刚才说我好看?”

        韩信瞬间变种番茄人,这时他才发现他们两个的距离太近了。鼻息交汇。

       “小公主来电话啦小公主来电话啦,张良快接!”

       娇蛮的女生在房间里回荡着,看戏的张良愣了神,立马接了电话。

        只听见电话里的声音贯彻了整个屋子。

      “张良你个魂淡呜呜呜敢迟到我再也不理你了!你看看还有三分钟!”

      然后邦信二人就看见张良风一般的从眼前划过,边跑边喊到

“刘邦老子回来就把你打成九级伤残!”


韩信感叹着国家田径队又能多添一名颇具实力的队员了。

刘邦高声回到,故意加重了后三个字

“别啊张狗链!”



从张良远去的方向传来好像是墙裂的声音。





刘邦,活着不好吗。





评论(7)

热度(29)